鸭脖体育官网登录|世界杯|威尔士队

港股通第一案背后:约炮、劈腿、性病、阿里姑娘流产判九年

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,在资本市场里做“小动作”,那是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啊!

2017年,一家做集装箱货运的A股上市公司中远海控要收购一家港股公司东方海外,这可是一笔400多亿的大生意。

为了能成功收购跻身全球集运前三,中远海控也选择了投行界大佬瑞银证券为收购项目提供咨询服务,比对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的关注都上心。

时任瑞银证券投资银行总部副董事的桑仁兆,同时也是该项目的主办人,在一次会议时,打探到了具体的收购时间。

有经验的股民们都知道,一般这种情况就是先停牌,再慢慢收购,复牌以后噌噌噌打板,如果谁要是能趁着停牌前抄底进去,那么恭喜了,宁波大游资们都没你算得准。

得到了机密消息的桑总,自己悄摸摸的买了14.46万股,当然了,自己发财还不够,当然要带上好兄弟,所以桑仁兆将该信息泄露给大学同学王欢。

王欢先买卖中远海控股票,获利32万。又使用港股通账户买卖东方海外,获利139万,两笔总计赚了171万。

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桑总光告诉好兄弟这还不行啊,毕竟这是挣钱的机会,也不好意思问好兄弟要钱,所以他一扭头,又把这个内幕消息告诉了老陈。

然后又向私人融资4700万,之后使用14个私募基金账户和22个自然人账户,买入东方海外共计752.75万股,成交总额超过3.41亿元,下半年陆续卖出,算上浮盈部分,总计获利超过1.2亿。

桑总胆子小,在中远海控复牌的第二天就将此前突击买入的股份全部卖出,获利13万多。

当然了,桑总这才赚了13万,还没自己的年终奖多呢。不过,赚了一个亿的老陈可是知道投桃报李的,2017年,老陈将500万现金给了桑总。

同时,老陈还自行制作了虚假的投研日志,并要求公司交易员统一口径,来掩盖内幕交易事实。

虽然案件中没有披露老陈是谁,但夜老师有理由猜测,老陈应该是某个私募的头头,不然一般人儿可没能力在民间融来4700万,也没能力掩盖内幕交易。

由于在港股通市场,还没有人因老鼠仓被查,所以这个案子被人称为港股通老鼠仓第一案。

搞出老鼠仓的这三个人,桑仁兆被判有期徒刑9年,罚款1200万;老陈被判有期徒刑9年,罚款2.4亿;王欢被判有期徒刑3年,缓刑三年,罚款172万。

9年有期徒刑,刷新了目前国内老鼠仓案件的最长刑期。之前一起是2018年宣判的太平洋资管一经理,在2015年利用老鼠仓获利428万余元,被判刑5年零6个月。

据法院介绍,桑仁兆在整个过程中始终否认主要犯罪事实,认罪态度较差,且没有退赃。(看见了吗,赃都不退)

另外一位陈某,先是逃避侦查,到案后拒不认罪,也没有退赃。只有王欢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。

所以法院认定,对于桑仁兆、陈某,应依法严惩。王欢因具有自首情节,且能认罪悔罪、自愿缴纳违法所得和罚金,依法予以减轻处罚。

我们可以从他和桑仁兆的履历上看出来,他们本科均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,毕业以后,王欢去做了律师,而桑仁兆去复旦读了金融学的硕士。

可见擅长经济类纠纷,擅长保命的王律师,最后态度良好,主动认罪争取了个宽大处理,但是不知道以前都做被告辩护人,这次坐在了被告的席位上,王律师心中作何感想。

2017年,一位自称是阿里员工的女子,在网络爆料称桑仁兆为“渣男”,曝光其与多名女性存在暧昧关系,并且还有性病,导致自己与他的孩子流产。

“他(桑仁兆)最近的这点钱,都是他做瑞银做东方国际海运项目的ls仓弄来的500万,在这之前他没房没车,只有200多万现金在炒股票。”她还晒出桑仁兆婚前对她父母表忠心的截图,上面显示,桑仁兆曾透露自己手上有800万存款。

我在阿里巴巴之前在上海BCG(波士顿咨询公司)工作,我的前任也是我当时的同事,叫**,他是从小父母离异,父母各自成立家庭,因此性格比较抑郁。在BCG工作期间,由于项目压力过大等原因,他自杀了,这不是秘密,当时全公司都知道这件事情,我的同事好朋友都知道,他们都很了解我,给我很多安慰和帮助,帮我度过难关。这件事情,我在和桑仁兆认识的第一个星期就很坦诚的告诉他了,现在被他当成攻击我的工具,捏造成我逼死我前任的感觉。他说他当初可怜我经历,和我在一起,现在发生这些事情,终于知道我前任是怎么死的。

写到这里,夜老师有点心疼这个妹子了,前任因为抑郁症自杀,然后又碰到风流成性还染上了淋病的桑仁兆,后来桑仁兆还要翻脸揭开她前任这块伤疤。

虽然桑仁兆在微博上否认三连,网络舆论沸腾后不久的2017年,桑仁兆即被刑事拘留,并于当年被逮捕。

结合揭发女子的叙述和上图中桑仁兆的工作经历,我们不难发现,他人生的前半段一直在奋斗。

家境贫寒的他先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,然后又努力的考研到了复旦,他2011年从复旦金融系硕士毕业后,就进了国泰君安,其实也算内资的大券商了。他又一路从普通的研究员爬到了保荐人。

后来又跳槽到了国内实力最强的券商中信做了两年,在17年年初跳到了瑞银证券。

瑞银是最早一批进入中国的投行之一,瑞银证券也是首家获得全牌照的合资券商,光这两点就足以让瑞银证券在国内的合资券商中具有象征意义,可以把他理解为投行中的“四大”。

由于瑞银的总部就在俺们金融街的英蓝大厦,夜老师特地去英蓝大厦问了问,像桑仁兆的这个级别,月薪在8-9万元左右,年终还有百万级的年终奖,年入200万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但是进入了瑞银的桑总,不满足于死工资了,开始动起了歪心眼,但其实他的这起老鼠仓的获利加上老陈给他的报酬,他挣两年也就能拿到手。

另外他的同学王欢,也算是个经验丰富的律师,揽揽案子的收入也不低(业内人士估算年收入在60万上下)。

但就是为了这几百万的“快钱”,他们铤而走险,最终因桑仁兆的桃色新闻败露。

按毕业年龄估算,他们应该是85-86年生人,当时进行这笔交易时,也就是30岁出头的年纪,真算得上是“投行精英”了。

但是在出庭受审之时,三人已全然没有“精英”的气质,下图中间为桑仁兆,可以看到,头发都有点花白了。

在金融街看着来来往往精英们的夜老师,也经历了不少金融街上的“风(狗)月(血)故事”,不少人顶着高薪的工作,却仍然做着“赚快钱”的勾当。

不知平时擅长成本分析的他们有没有自己算过,其实这“快钱”,自己凭工作赚个两三年也就拿到了,何必铤而走险呢?

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,在资本市场里做“小动作”,那是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啊!